华媒解析现今旅日中国留学生为何不愿打工? 获赔2万美元

来源: 添加时间:17/05/17

  8月20日电 据日本新华侨报网报道,说起这些年旅日中国留学生群体的变化,打工还是不打工,或许是最能体现时代转换的标志之一。将近30年前,在改革开放大潮赴日的老一代中国留学生,既要努力学习通过各种考试,又要拼命打工养活自己、同时支付昂贵的学费。甚至有些人已经结婚,拖家带口还要资助远在中国的父母。那时候,不打工的中国留学生几乎没有。

  如今,情况发生了逆转,打工的中国留学生少而又少。最近,笔者对几所中国留学生较为集中的日语学校进行了调查。一所学校的中国留学生为56人,打工者仅有6人,其中两人每周的打工时间不到8小时。还有一所学校的中国班学生为17人,打工者仅有两人。

  8月19日电 据美国《世界日报》报道,家住纽约华埠爱列治街大学睦邻之家附近的中国浙江移民沈玉林,去年2月在家中被市警敲门逮捕,逮捕过程中还被警察施暴。忿忿不平的他找到律师状告警察,日前获得2万多元(美元,下同)赔偿。

  沈玉林17日回忆说,事件发生在去年2月20日清晨6、7时左右,他才刚起床在卫生间刷牙,太太和儿子还在睡觉。他听到门外有敲门声,心中不以为意,没想到敲门声越来越大,他通过大门的猫眼察看,才发现门外有多名警察。他一开门警察就冲进来,其中一名警察直接将他压倒在沙发上,并给铐他上手铐。

  新一代中国留学生的留学心态发生了很大变化。他们的生活费和学费大多来自家长,主要目的是在日本学习,即使打工也只是体验日本社会,同时挣一点零花钱。

  可以说,这一代中国留学生更加自信,在经济上更加丰裕。他们怀抱着名校梦想,希望通过努力学习,升入日本的名牌大学,舍不得时间去四处打工。了解到上一代中国留学生曾经“疯狂打工”的“过去进行时”,他们甚至感觉到惊讶与不解。

  近30年前,中国留学生在日本什么苦活脏活都干,名校生到餐馆洗碗端盘子,文弱书生去建筑工地背水泥袋,而且一旦失去工作,马上就会陷入没饭吃、没书读的境地。而现在,有些饮食店开出每小时1500日元工资,都招不到中国留学生。

  “即使每周打满入管局规定的28小时,按最高时薪1500日元算,一个月也就16万日元,折合人民币不过8000元。而且餐馆那些活儿,不用一星期全都能学会,不用动脑子也没技术,每天就像机器人一样重复简单动作,又忙又累学不到东西,还严重耽误学习,何必要去打工。”正在日本某国立大学读大二的小姜,早就算好了这笔账,来日本4年多只体验过两天的“打工生活”。

  小张的父亲曾经在日本留学。听着父亲讲述当年的“打工血泪史”,小张的嘴成了O字型,感觉不可思议。他眼中的东京,是个享受时尚生活的地方。小张住在池袋附近的一室一厅,上午上课下午学习一会后玩玩电脑,周末和朋友吃个饭逛逛街,完全没有打工的想法。对于电话里父亲的说教,他已经懒得辩驳。放下电话,小张给母亲发去了微信,要求打30万日元生活费,很快得到了“好,一定吃好睡好注意身体”的回复。

  不难看出,由于经济实力变化,中国留学生已经“不差钱”,打工因此从“必选项”成为了“可选项”。那么,中国留学生不打工,究竟好还是不好,不能一概而论。

  对于胸怀大志、努力学习的中国留学生来说,将时间用于学习,一心一意向梦想中的大学冲刺,无异是更为明智的选择。他们依靠优异的成绩,最后升入日本名牌大学的人很多。他们往往品学兼优,能拿到各种奖学金,即使不打工也不会给家庭增加负担。而且,很多补习学校还会邀请他们去讲课或传授考学经验,开出的工资也不低。通过与日本老师与同学的不断交流,他们对日本社会的了解也比较深入。

  沈玉林回忆,当时他只穿着底裤,警察就要将他押上警车,他太太向警察要求让他多穿件衣服,警察不同意,还要他太太闭嘴。沈玉林说,上车之后被铐得手腕很痛,他稍微扭动身体,却被警察殴打,一拳打在左脸上,血从嘴角流下。

  还有一些中国留学生,则走向了另一个极端。他们不仅不打工,也不学习,成天在日本空耗宝贵的青春。好一点的成天宅在家里玩电脑打游戏。有些中国留学生与一些狐朋狗友混在一起,甚至走上了犯罪道路。

  其实,打工与否,反映的只是旅日中国留学生的一个侧面。如何判断一个中国留学生在日本的发展趋势,旅日华人中流传着一个说法:“如果在国内表现优异,到了日本会变得更好;如果在国内就无心向学,到了日本会变得更坏。这是一个追捧精英、淘汰弱者的国家。”虽然这个说法有些绝对,但基本符合事实。国内家长在考虑是否将孩子送到日本留学时,不妨从这个角度多考虑考虑。(蒋丰)

  沈玉林说,他被关押几小时后就被释放,他怒问为何被抓,警察竟说有杀人犯在他的屋内,因为警察敲门他响应太迟,被以“妨碍公务”的罪名被捕。释放后他就只穿了一件单衣、一条底裤从警局走回家,路上遇到邻居时,只能说刚出去运动。

  事发当时警方回应,前往沈玉林家中是因为他被怀疑有家庭暴力的举动才上门调查,但沈玉林不很配合,才将他带回警局。不过沈玉林认为,警察暴力执法使他受伤,便聘请律师控告纽约市警,并获得庭外和解的2万1000元赔偿。扣除律师费、调查等手续费用后,沈玉林最后共获得1万3000多元。(许雅钧)

上一条:2016首个中美旅游年 侨界歌唱故园情

下一个:何亚非 频喊钱包大失血

gaolanxian.com 江财门户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 2002-2016